校园绘

“抓阄分专业”背后的尴尬

抓阄分专业的关键问题在于,此举只是表面上的公平,而其背后是剥夺了部分学生的兴趣;同时,也在通过一种不严肃的方式告诉大学生们一个不严肃的道理。

以抓阄定归属,表面上看似公平,实则很难调和整体公平和个体公平之间的关系。这样的公平尤其忽视了学生个体的感受,是以剥夺大学生个人兴趣爱好为代价的,不是长久之计。

抓阄选专业,已经背离了教育的基本原则。你想读什么专业“命运天注定”,所谓的公平却是极大的不公平。该文指出,学校或有关部门应适时调整学校的专业设置,而不能把学生作为填充物而成为我们教育的“牺牲品”。

高中阶段,学生在教师指导下只知埋头苦学,以为考高分就能上好专业,殊不知,即便上了大学,自己的人生命运也依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从中学阶段开始,学生们只知道哪些专业是热门的、赚钱的,却从不知人生要如何规划、要如何按照兴趣去选择专业。曾经的理想碰到现实,难免会使部分大学生的人生观受到冲击。网友“@阳光灿烂下的小幸福”就直言,学校应该做的是公平地分配教学资源,而不是将学生平均分配。但现实情况是,高校显然未能做到公平地分配教学资源,简单粗暴地将学生平均分配,显然是在回避自身专业设置上的问题。

当前,越来越多的高校都开始按照专业大类进行招生。即在入学时不分专业,等到大二时再让学生根据兴趣爱好选择专业方向。

人民日报文章《学院抽签决定学生专业引争议专业分流,别靠抓阄》中提到,上海大学招办主任叶红认为,大学按大类招生的初衷,一是根据现代社会经济发展对人才知识结构更高要求,可以对学生进行更全面的教育培养;二是给予学生时间和空间,让不了解大学专业的高中生和家长在填志愿时减少纠结,进校后慢慢了解专业细节,想清楚自己适合学什么。应当说,按照大类招生是高等教育改革的方向,也是高校实行“通才教育”的重要之举。

中国教育报评论作者姜朝晖在文章《别一听“抓阄”就武断地举棒子》中指出,“抓阄并非是‘一抓定终身’,可以说,在总的框架下,其实已经考虑了相当部分学生的个体需求,并非完全一刀切。再退一步说,大类专业都有相关性或相通性,如果这些机会都未能把握住,学生完全可以兼修第二学位,或通过考研深造等方式来实现专业的转换。”在他看来,抓阄分专业本身就已有制度上的设计,因而相对而言是可行的。

据媒体报道,在上海大学,学生专业分流需要看3个分数:高考分数占45%,第一年学业成绩占45%,综合表现占10%。在此基础上,学生可根据自己的意愿和实际情况,填报专业志愿。学校依据各专业最大可容纳学生数以及学生综合成绩和填报志愿的顺序,确定学生的分流专业。

由此可见,在专业分流问题上,制度上的设计很重要。不仅仅是要兼顾公平公正,还应建立一套师生认可的分流模式。显然,抓阄这种“天注定”的分流模式并不符合师生的行为认知,因此才会引发巨大争议。所以会出现抓阄分专业的尴尬,其根本还在于高校专业设置上。如果单纯依据市场需求设置专业,必然出现热门专业很热、冷门专业很冷的局面,这就会使一些基础性的、偏冷门的专业的地位更加弱化。前不久,教育部公布2014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或审批结果。其中,教育部直属高校新增76个专业,这些专业预计今年可以开始招生。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高校新增专业成鸡肋的也不少,这些新增专业的毕业生多数就业不对口。

中国青年报刊发《抓阄分科是专业“钱途”惹的祸》,作者写道:“如果仅以赚快钱为专业设置标准,那么文史哲等人文社会科学专业,‘钱景’都不好。人文思想未必能在市场上及时变现,但如果一国之教育,连专业设置都提前迷失在热钱、快钱上,师生都削尖脑门扎向最赚钱的所谓热门专业,对所有不能立刻变钱的学术文化统统不感兴趣,那这样的教育是没有未来的,长此以往,这样的社会和国家也没多少希望,更难有世界范围内的文化和思想价值方面的影响力。”

从长远看,这一局面也需要扭转,因为当学生更多地根据是否热门来选择专业时,不仅说明学校对学生的职业规划和兴趣培养仍然乏力,而且说明学校的各个专业也缺乏办学特色,难以吸引学生。可见,学校需要建设自己的特色专业,并以此来吸引学生报考。

赞
顶( 0 )
踩
踩( 7 )
已有 0 条评论,共 0 人参与
登录后评论 注册
发布
最新评论
排行榜 hot
CopyRight © 2006-2013 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学工部(室)大学生发展网络教育中心 华英社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