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我们向印度电影学什么



“老爸啊!请别这么狠心,请别这么狠心!老爸啊!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还是小孩子……”当极具印度风情的歌曲《坏蛋老爸》响起时,两个被剃成短发的女孩在田野里接受着残酷训练。一个印度的业余摔跤冠军,在一心想生儿子失望后,不得不把期望放到了两个女儿身上。故事从一开始就冲突点不断:偏僻村庄里邻里的嘲笑、训练的疼痛让两个孩子连连叫饶,父亲的梦想与孩子丧失的童年……
  当《摔跤吧!爸爸》今年5月5日在中国上映时,这部被看作“体育题材”“剧情片”“没有特效”的印度电影,一开始并不太受人关注。5月在中国上映的好莱坞影片就有5部——《银河护卫队2》《亚瑟王:斗兽争霸》《超凡战队》《异星觉醒》《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其中有4部是成本超1亿美元的大制作。而朴实的印度乡村父亲培养女儿成为摔跤手的故事,制作成本不到1000万美元,不及这些好莱坞大片十分之一的成本。男主角虽然是在印度人人皆知的大明星阿米尔·汗,但是他在中国知名度并不算高。
印度电影曾经是呆板冗长的舞台剧代名词,模式一成不变,故事老套,人物类型化。印度的歌舞片被称为“masala”电影,masala是印地语里各种香料的大杂烩之意,印度人只用付出不到2美元的电影票,就能观看一场长达三个小时的集合了三角恋、壮丽风光、正邪较量、奇幻冒险和歌舞大趴的masala影片。中国网友将印度歌舞片印象形容为“一言不合就开唱”,对于印度电影人能将任何情境歌舞化和无逻辑化感到叹服。
但是《摔跤吧!爸爸》展现了一个不同于中国人固有印象的印度风格:克制歌舞、巧妙叙事、情感真实充沛。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副教授杜庆春说,本来喜剧最难跨地区,因为另一个地方的人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里,但这部戏让中国观众笑不停。“它用传统社会父亲和女儿的形象,来挑战社会看重生男孩儿的问题,中国观众太明白这个笑点了。东方文化的语境以及中国和印度同样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处境,使这个片子到中国就转化为一个全家主题的电影,满足全家观影需求。中国和印度是第三世界的‘现实共同体’,在这部戏里大家强烈感受到了这点。”
《摔跤吧!爸爸》原本是一个简单的励志片,却被印度人拍出了新意和亮点。在喜剧化的轻松基调里,东方父母爱孩子的方式、东方人对于国家荣誉的情感、官员的无能和国家体育制度的无效,使中国观众看到了自己感同身受却在中国电影里得不到多少表达的点。在网络购票的用户评论里,“特效”成为中国观众评价好莱坞大片的关键词,“剧情”则成为大家评价《摔跤吧!爸爸》频率最高的词语。它让人想起小说家帕慕克提到的,当今人们表述方式上的全球化,早就在20世纪初的文学叙事领域里迅猛展开了。以西方的小说和喜剧为基本方式的叙述语言,已是成为全球化的语言。而印度人在他们超过100年的电影工业里,用熟练的不着痕迹的全球化叙事语言,讲述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印度故事。
这部一开始在电影院排片时给好莱坞大片让道的电影,成为一匹黑马,5月29日突破10亿票房,成为中国内地第一部破10亿元的非好莱坞引进片,在中国的上映期也延迟到7月4日。《摔跤吧!爸爸》去年冬天在印度上映时,获得了5.4亿元人民币的票房,而它在中国3周的票房几乎是印度的两倍。
虽然孟买的“宝莱坞”因为模仿“好莱坞”的名字,总让人觉得它像一个仿造色彩浓厚的滑稽剧生产基地,但是印度电影在经历过歌舞片、超级英雄片、浪漫爱情片等类型片之后,每年1900多部的生产量,使它的电影工业突显出与好莱坞有分庭抗礼之势的壮观气象。特别是最近十几年间,印度电影人有如神助,在现实与虚幻间搭起一座桥梁。印度导演抓住了讲故事的那个“节骨眼”,随后他们在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中磨炼出来的讲故事的能力汩汩而出,流畅地讲出了一个个漂亮的故事。
当我们还在无奈地调侃“功夫是中国的,熊猫是中国的,但《功夫熊猫》是美国的”,宝莱坞通俗剧的文化建构作用,却被中国电影界所忽略。中国电影在工业性和通俗化叙事的进程中,几乎放弃了的文化建构的主动性和责任,却让我们在印度的电影业里看到了。中国电影在工业性和通俗化叙事的进程中,几乎放弃了的文化建构的主动性和责任,却让我们在印度的电影业里看到了。

赞
顶( 0 )
踩
踩( 0 )
已有 0 条评论,共 0 人参与
登录后评论 注册
发布
最新评论
排行榜 hot
CopyRight © 2006-2013 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学工部(室)大学生发展网络教育中心 华英社 All rights reserved.